行業新聞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拼多多與菜鳥PK快遞的最后一公里

      來源:??????2022/3/9 8:57:52??????點擊:


      YKK拉鏈行業新聞】

      如果不是菜鳥發出“警告”外界對拼多多在社區最后一公里的滲透”幾乎毫無發覺。



      從網傳多多買菜布局“驛站”遭遇對手“二選一”被曝各地相關組織提醒其涉嫌無資質經營…無論菜鳥,還是拼多多方面,都一直沒有做出過任何正面回應。


      但顯然,電商的最后一公里又在打仗”


      好事者關心:這是一場社區團購和傳統電商在配送體系上的博弈,還是涉及到兩個萬億規模電商平臺全鏈路的充分競爭?


      一個小區是否允許存在多家驛站”否有必要存在多家驛站”這些謎題待解,也同樣值得關注。


      如今,一份運營規則的呈現,讓事情的真相”浮出了水面。


      01


      多多買菜站點可以收發快遞了


      春節剛過,便有多多買菜站點人員在門店交接單”上發現了有關“收派快遞”功能的宣傳。


      工作人員得到消息是多多買菜團長端”會新增一個“快遞收派”功能,更新到最新版本后即可看到入口申請使用,申請勝利后,多多買菜的取貨站點可以通過收派快遞包裹增收。


      只是當更多人看到多多買菜代收點強勢來襲”***入駐直享官方四大補貼”收到邀請的對象也多為快遞站點和驛站經營者,加之各大內容平臺陸續出現以“多多驛站”為名稱和頭像的賬號,行業內便開始盛傳,多多買菜要布局“快遞驛站”


      不過,億邦動力從獲取到一份文件看到多多驛站”并非業務的官方說法,所謂“驛站”目前并非實體驛站,而是多多買菜為末端站點提供的有關快遞收派業務的一套系統服務。


      某快遞站點負責人向億邦動力提供了一份名為“多多買菜末端系統站點運營規則”文件。根據文件,該規則由多多買菜末端系統的運營方“上海禹璨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與使用多多買菜末端系統的自然人或者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簽署。


      *多多末端系統站點運營規則相關截圖


      億邦動力查詢企業資料發現,上海禹璨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全國12個省設有分支機構。


      從運營規則涉及的業務來看,站點業務主要包括“代寄件”和“代派件”兩方面,站點可以選擇是否開通代派件工單服務。文件中詳細明確了使用該系統的站點需要遵循的用戶投訴處置規則、經營主體管理、工作人員行為規范等方面規則,但并未出現任何有關實體門點裝潢、物料等方面的內容。


      *多多買菜末端系統站點運營規則文件局部截圖


      一位接近拼多多的行業人士告訴億邦動力,雖然收派快遞的系統入口是多多買菜團長端,但因為其中的收發快遞技術方案,也不乏具備快遞經營資質的快遞網點開始使用。一些快遞網點自身也是社區團購代收點。何況使用多多買菜的系統是免費的


      多多買菜只為站點提供軟件,不抽傭金也不截留取件碼,也沒有終端品牌,所有信息數據都回傳快遞公司。這些都是市面上既有的一些快遞系統不能提供的上述人士補充道。


      02


      入駐補貼3000元


      團長站長:能接更多單嗎?


      這邊鄉村的推廣人員大概有將近30人,上周每人每天能發展4家左右。某鄉村多多末端站點系統推廣人員之一告訴透露,補貼是一方面,當地一些快遞企業也在主動推動旗下站點使用這套新的系統。只是提供一套收發系統”不會給網點和驛站太多約束”推廣者們當下最常傳遞的信息。


      目前,各短視頻、社交平臺中,都能看到上述系統相關的推廣內容。


      其中一位河南鄭州當地的推廣人員描述,一經入駐”站點會獲得四方面的補貼:


      入駐補貼3000元,會分為3個1000元分別在網”第30天、60天、90天解鎖,而“網”定義是日出庫訂單大于等于50單。


      包裹補貼,根據每日出庫訂單量階梯提供。當前的規則是日出庫訂單量達50100200400800單對應153080200500元。不過該補貼僅適用于“實驗期”未來具體的補貼規范會根據前期線下情況調整。


      免費短信和智能語音通知,包括2年的免費取件通知和3個月的智能電聯通知。


      PDA 和打印機。


      從推廣人員們所在地區來看,該系統已經在福建、河南、山東、湖北、陜西、安徽、上海等各地開始滲透。但相關負責人表示,入駐前,暫無統一資料可供參考,如需入駐可提供上門裝置。


      這套規則還是挺吸引人的去年光信息費就花了1萬多塊錢。一位快遞驛站的經營者如是說。


      現在相當于一天撿80元。另一位快遞站點經營者告訴億邦動力,自己和身邊的一些站點工作者還來不及想太多,先入駐“至少有羊毛可薅”不過現在系統還比較簡陋,只有一些基礎功能。


      做了驛站這么多年,其實最關注的不是有多少補貼,而是退貨寄件的時候,能不能支持更多電商平臺,這樣才干多賺一點。另一位還在觀望的快遞站點經營者如是說。


      另有經營某快遞超市的老炮”告訴億邦動力,從終端驛站方面來看,此前已經在經營驛站的站長,考慮換系統時還是會很謹慎的因為一點蠅頭小利失去原有驛站的經營資格,人家在邊兒上還會再開一家,以后訂單量被分流,可能還沒現在多,除非是從無到有,直接使用還可以。


      這份“謹慎”來源于,這套系統在各地剛剛開始推廣時,就有菜鳥驛站站長收到通知,使用第三方寄遞系統操作包裹入庫屬于違規行為,一旦發現立即清退并全國通報,不能再次申請經營。


      *關于菜鳥加強驛站管理的截圖


      流傳在某快遞網點社群中的一份宣傳資料顯示,多多買菜代收點目前已與中通、圓通、申通、韻達、郵政、極兔、百世匯通等快遞公司簽署合作協議,打通簽收系統”


      *某社群中“多多買菜代收點”推廣海報


      阿里巴巴財報披露,2021財年,剔除與阿里巴巴集團關聯交易收入后,菜鳥實現外部收入372.58億元***同比增長68%第四季度外部收入99.59億元,同比增長101%


      由此可見,不論從完善自家電商服務體驗,還是從收入想象力方面,拿下”快遞最后一公里,對于電商企業本身的價值都無需多言。


      只是行業里還需要一套新的系統嗎?


      03


      再造一個”配送新基建有多難?


      顯而易見,電商支線的戰場上,特別是末端快遞的擴張層面,仍有大量未開發的處女地。


      與此同時,發生的爭議則在于:允不允許更多的主體來參與到末端快遞的投入上?社區配送有沒有必要存在多個競爭主體?以及潛在競爭者如何突圍?


      例如,拼多多的終端”還稱不上是一個快遞物理網點,更大水平上更像是一個快遞系統或者軟件系統。而這類型的組織,否要受到相關監管部門的管理,以及管理的分寸在哪里。


      同樣,從運營者的角度而言,以社區團購(外地生活服務)為節點的新興業態,如何處置好自己的業務邊境,既是商業布局需要考慮的要素,也是社會和市場需求需要平衡的新問題。


      消費者是否需要更多的驛站”選擇?對于早期進入者而言是否可以容納其他競品?如何才干防止“二選一”等惡性競爭問題?這對于規范市場監督管理者而言,也是新的課題。


      比方,對于一家餐館而言,可以用支付寶收款,也可以選擇微信支付;可以對接美團外賣,也可以接餓了么。但商家后端的收銀系統、訂單管理系統,只可能選擇一家。


      同樣,一個小區里面,可以有豐巢快遞柜,也可以有京東快遞柜,但物流系統則是獨立的如果兩家公司在數據、系統和***機制上沒有商量好,則有可能出現不兼容。


      很多掛牌驛站,不能收社區團購訂單的拼多多可能是想解決自己買菜業務的末端服務問題。一位社區團購從業者提供了一份某驛站的通知,收取任何第三方社區團購訂單包裹都需要報備。實際上就是個說法,搜索下,幾乎沒有品牌驛站同時經營社區團購的


      事實上,社區團購的訂單服務確實是新管理系統的空間。菜鳥曾經很好的解決了激進電商快遞終端的管理和效率問題,但全新的業態社區團購,行業里還沒有解決方案。


      現在社區團購每天幾十單,各平臺都有,每家隨貨送來一大堆表格。有團長告訴億邦動力,社區團購訂單非常復雜,每樣東西貯存條件不同,每個訂單都要經歷拆件貯存再對照表格到處找貨交付。很多時候物流還會漏送商品。


      如果有一套系統能夠開放、準確地管理這類訂單,工作會順利很多。如果還能同時收發快遞拿到增收,就更好了前述團長表示。


      而原本的快遞站點,似乎也期待新系統的呈現。其實也希望能打破一下現在格局,這樣我利息能低一點,起碼在一段時間里能低一點。有站點經營者如是說。


      如同神經末梢一般的小區戰場存在多重業態。生鮮電商、社區團購、同城零售、外地生活、即時便當…消費者選擇變多的同時,也定然促進訂單履約的創新。


      菜鳥驛站、兔喜超市、媽媽驛站、韻達快遞超市、喵站、百世鄰里、驛收發…眾多驛站琳瑯滿目,僅菜鳥驛站就曾設下了3年內布局10萬個社區級站點的目標。


      而拼多多的系統想要入局,自身就是飽和競爭”中尋找替代機會,難度可見一斑。如何找到有效的突破點?


      誠如上述快遞行業人士所說,系統和服務水平一致的前提下,驛站選擇哪個系統的最終依據,訂單更多”快遞公司選擇哪個系統的最終依據,能給到訂單更多、使用利息更低”因此,新玩家的突破口,其實并非補貼邀約站點,而是真正打通和快遞公司的合作。


      2021年3月,拼多多在財報會上透露平臺日均訂單量已經超過1億。而當時的全國日均業務量剛剛超越2.4億。從包裹數量上來看,多多已經可以為快遞公司和驛站提供訂單量上的基礎支持。而在利息方面,其實也恰巧趕上了快遞行業的敏感期”


      去年前三個季度,快遞行業全局陷入“焦灼”狀態。除了疫情增加投入的反饋,新快遞玩家進入引發的價格戰,更是讓連年下降的快遞單價到達了新冰點,甚至一時呈現了幾毛錢發全國”狀態。雖然在年初,各家快遞數據有所緩和,但經歷過艱難時期的行業,對成本的重視度一定有了新的變化。


      當然,從京東的物流重布局和菜鳥從系統到線下的延伸都可以看到解決“最后一公里”問題只靠一個系統遠遠不夠,全國網絡的培訓、管理、運營都存在挑戰。但在這個時候入局,起碼是一個好的時機。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